再聊 Apple Tax
.
.
上週寫了關於 Apple 法院禁令的評論,我還有一些想法想補充
.
前情題要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productiveguy/posts/236683771799118
.
.
== 題外話
.
上週寫了 Apple 禁令的評論,連帶讓我之前寫過的管理舊文 (最近又重新分享過一次 …


昨天法院對 Apple 做出了非常有殺傷力、而且意義重大的一項永久禁令

Apple 稅

原本 Apple 嚴格規定 Developers 不可以在 App 裡做導流到其他付費方式的介面,所以 App 都是透過 Apple 收費,這些收費 Apple 會抽成 30% (小於 $1M Revenue 的公司只抽 10%)

也就是說整個 App 經濟,Apple 拿走了 3 成的收入。你只要看到一家公司在做 App,代表他們收入 30% 要付給 Apple

禁令

法院下達了永久禁令規定 Apple 不得限制 Developer 在 App 內做付費導流

其實原本很多 App 都在自家官網有做付費頁 (例如 Tinder),但因為不能從 App 裡直接點個按鈕就打開,這些付費頁幾乎沒人知道,只能透過 Google search 去官網才看得到,所以流量極低

對 App Developer 來說,在網頁上用 Stripe、Paypal、Amazon Pay 等等手段收錢,手續費抽成非常的低 (大概3% 左右),這一下毛利就可以提升幾乎 3 成,這是重大利好,對於像 Tinder 這樣的 App 來說可以多出 30% 收入的淨利,非常嚇人

對 Apple 來說,Services 是一季 17B,年增率 33%,而且毛利非常好的金雞母,這下這金雞母被打成半殘了,損失難以估計。17B 是個非常龐大的數字,相比 Tesla 一季總收入才 11B,而且 Apple Service 的毛利比造車要好太多了

後續影響

對於其他 App 流量巨頭來說,這也是一個很重大的消息,例如 Facebook 一直以來都沒有很強的 in app payment,一向都是靠廣告變現,現在等於開了一扇門,變成一個可以重點發展的生意

昨天盤中 Apple 跌了一下,不過我覺得這件事對 Apple 有很重大的永久傷害,若成定局損失或許比少掉的市值更多

Apple 還會上訴,所以說不定還有變數

補充一下我對判決的看法

我個人無法認同美國法院這項判決 (並不是因為我自己重倉 Apple),我覺得 Apple Store 是 Apple 這間公司的私有財產,今天政府闖入公司的私有財產告訴公司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我覺得是沒有必要的干預

這好比你在家規定客人來一定要脫鞋,可是法官來下了禁令說,你不可以強制你的客人脫鞋,客人在你家穿鞋走路你也得依他,這是在一個私人領域強制訂了個規則

為什麼我覺得這是沒有必要的?我相信市場經濟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你家賣的麵不加滷蛋,但是隔壁家的有加滷蛋,隔壁家的就有可能賣贏你,不需要政府進來評估說我們領導覺得滷蛋很棒,你們所有麵店都強制給我加個滷蛋

App Store 連同整個手機系統目前是寡佔的競爭環境,Apple 和 Google 同時在搶用戶增長自己的生態,平台的規定是他們兩家公司定價策略的一部分,我覺得司法沒必要去管到別人產品裡面,應該讓他們兩家自己去競爭。而且這是個開放的世界,或許未來也有可能有其他競爭者

https://www.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1060628-epic-apple-injunction?fbclid=IwAR36vK4rXbwzw1rxvTL57Tv_8WedkwJ3nm8-fCjePaCI2HLVIPsc7AmMNXE


有效市場假說是指資產的價格總是反映了所有的資訊

根據這種假說,資產的價格已經是目前所有資訊下最好的價格,所以你的投資選擇都是徒勞無功的,你看好的優質偉大公司因為市場已反映了所有的資訊,價格必定非常的高,所以你去買它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有效市場的定義

注意有效市場的定義是市場已經反映了目前所有資訊,而不是價格等於資產的真實價值 (未來現金流折現總和)。根據量子力學,世界有隨機性,因此即使得知目前世界的全貌也無法計算出未來,資產的真實價值只有在未來才真正可知

對於長期投資者而言,我們的工作就是去估算資產的真實價值,而不是反映出目前所有資訊的價格。這是一個細微的差別,但卻是非常重要的差別

有效市場假說和指數基金投資者

很多人認同這個假說,得出結論就是只買指數基金就好了,反正在有效市場之下你買任一個股票都是對稱的,不如就全部給我來一點,這樣子就是風險最為分散的最佳解。我認為這個方法很適合不想在投資上秏費心力的人,確實是一個很實際的好方法

不過嚴格來說,在真正的有效市場之下,就連現金和股票也都是對稱的,整個股市的價格相對現金也反映完了,所以你留現金也是一樣的

有效市場假說和技術分析投資者

另外一派人覺得既然所有資訊都反映在價量之上了,那就不要去管資產本身了,就只看價量來買賣股票,也就是技術分析。我自己偶爾會用一點點這路方法,主要是看一下股價支撐點,幫助自己設定買入價

不過我的觀察只靠這種方法投資的人通常沒賺到錢,股票追根究底是一間公司的一部分,不去研究那間公司本身,然後一直侷限在一條曲線上面下這麼多功夫實在太不合理了

不合理的假說

有效市場假說是完全不合理的,它代表市場隨時都是完美的。有個說法就是相信有效市場假說的人,即使在路上看到一百塊美金也不會彎下腰去撿,因為根據有效市場假說,這一百塊早就被撿走了,不會掉在路上,因為市場已經反映了所有資訊。但這是不可能的,這隨便都可以找到反例

我覺得的真實情況是:市場是大概有效的,好產業的好公司大概就是貴的 (估值高),壞產業的壞公司大概就是便宜的,但是市場絕對不是完美的。有時候它也常常錯得離譜

讓市場有效是投資者的工作

身為投資者,你的工作就是讓不完美的市場再完美一點,你拿手中的錢去投資,也代表把你的資源投入到你認為有前景、被低估的公司,間接使得公司得到融資能力、得到更多資源,你為公司注入的資源終究讓你的投資得到回報。換句話說,我覺得每個投資者都是有效市場的一部分,大家都在為市場更有效而努力

資產的價格隨著世界的環境是動態的,環境一直在變化,公司所處的產業和競爭也一直在變化,所以公司的價格也是動態的,因此市場就算在這一刻有效了,下一刻出現其他變化之後之前市場給的定價也未必有效

另外所有人的資訊都是不對稱的,你可以說現在有網路,每個人都可以讀到差不多的公開資訊,但事實上沒有人能獲得世上所有的資訊,每個人對企業、對市場、對產業都有獨一無二的自己的觀點。例如我自己,我是一個在台灣出生受教育,在美國讀理工博士,在加州的軟體業工作,已婚有兩個小孩的四十多歲男性。我的價值觀,我的人生經歷,我讀到的資訊,我對產品和產業的第一手經驗,我和我的朋友討論得到的想法,絕對不會有另一個人和我一樣。所以從我的角度做出來的投資,也絕對不會有另一個人和我一模一樣

就算是我自己,有時候我讀完一本書,或跟一個朋友聊完,可能對某個產業的想法完全就改觀了

解決生產資源分配問題的分散式系統

我們可以把股票市場看成一個分散式的計算系統,每個投資人都是系統中一個節點,有自己的算力和自己的決定權重 (就是錢),每個人也有自己資訊的獲取方式和自己獨特的演算法 (價值觀、思維方式),這個分散式系統最終決定了社會有限的生產資源應該如何更有效率的分配

整個分散式系統集體做出來的決定,個體不一定會同意,所以即使整個分散式系統 (市場),用超快速度反映了世界上所有的資訊,做為一個投資者,你還是可以不同意市場。你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斷,讓市場更有效,發揮自己的棉薄影響力

(例如:現在遊戲都從線上直接下載來玩了,未來的大趨勢又是串流遊戲像現在看串流影片一樣,這樣這個我們還需要 Game Stop 這樣以線下商店賣遊戲為主要業務的公司嗎?市場給 Game Stop $15B 的估值是不是合理,這是有效的生產資源分配嗎?每個節點 (投資者) 給上面這個問題算出的答案是不一樣的)

圖片出處:https://www.nytimes.com/2021/01/27/business/gamestop-wall-street-bets.html


今天要來寫一個比較哲學的主題,意識是一個意義重大的思考課題,是我常常想到燒腦的題目。思考意識的時候常常會伴隨著一種對死亡後意識消失的恐懼感,覺得這很像宇宙給我們植入的一個 bug,似乎是想讓我們每每想到意識這個問題就停止思考,不想讓我們破解這個迷

意識的定義

很難精確定義意識,我只能把意識定義成你清醒的時候體驗到的,睡著的時候無法體驗的,一種時間流逝和感官活動的感覺。我想大家都會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因為你每天也體驗到了自己的自我意識

其他人是否有意識是無法證明的

每個人只能藉由自身的體驗證明自己是有意識的,你每天醒來感知到自己,就證明了你有意識。但是沒有其他人能證明你有意識,你也不能真正證明其他人有意識。也有可能只有你一個意識活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類都是沒有意識的「假人類」,其他人跟你一樣會動會思考,但是他們跟你不一樣,其他人就只是一團攝氏 37 度的化學湯,由一些蛋白質、脂質和少量礦物質不停進行的一系列化學反應,因而對外界刺激不斷發生反應,形成各種人類的行為

雖然無法證明,但我相信其他人跟我一樣都是有意識的,我不覺得我自己是多特別的存在,我所有的行為和價值觀也都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要是我不相信其他人有意識,我根本活不下去

意識是道德的基礎

一切善惡的基礎都是建立在其他意識的痛苦或快樂之上,如果你做一件事造成一個意識的痛苦,這就視為不道德的,相反的如果你做了一件事讓一個意識快樂,這就是一件利他的好事。所以道德的基礎是建立在意識的存在還有意識的感受之上,若我把一顆石頭丟進滾燙的熱水之中,並不存在石頭的意識感受到痛苦這件事 (這邊假設了這顆石頭沒有意識也感受不到熱水),因此這事並不是不道德的

像是「你不愛中華民國 (或台灣),這樣對得起生你養你的中華民國 (或台灣) 嗎?」這種議題就沒有道德性可以討論,因為中華民國 (或台灣) 並沒有意識,它也不會痛苦

但如果把它改成「你不愛中華民國,你這樣會讓認同中華民國的人感到傷心」這個議題就有道德性可以討論,因為你的行為讓一個真實存在的意識 (認同中華民國的人) 感受到痛苦。但是因為這樣,你就需要為另一個人的情緒負責而接受他的意識型態嗎?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因為你不可能接受世界上所有人的意識型態 (例如你沒辦法同時信上帝,又信阿拉,又信佛祖,又信無神論),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你這樣對得起我們的歷代老祖宗嗎?」這種議題同樣也沒有道德性可以討論,因為老祖宗的意識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感到痛苦 。但若老祖宗的意識可以以某種非物質的狀態存在 (像是靈魂),並且會感知痛苦,那當然讓還存在的老祖宗意識痛苦就可能是不道德的

有些道德問題是顯而易見的,如果有一個零成本的選擇,就可以消除一個意識的痛苦,這明顯是符合道德的。但有時候問題不這麼簡單,例如你可能面臨選擇是要讓意識 A 痛苦或是讓意識 B 痛苦,這就變成了一個分配的問題,但是所有道德的基礎都是對於意識的痛苦的討論

意識為何存在

意識對於人類的演化生存並沒有價值,我相信人像電腦程式一樣,不需要意識就可以做日常決策判斷。一個沒有意識的「假人類」即使只是一團攝氏 37 度的化學湯,也可以表現出所有真人的行為。就像現在的計算機有辦法通過圖靈測試 (Turing test),假扮人類讓真人相信他們也是真人一樣,能通過圖靈測試的計算機也不需要有意識

我相信意識的存在是宇宙裡很特別的一個現象,因為我自己能感知到自己的意識,我也不認為人只是一團化學反應。人若只是化學反應,我的意識就不能存在,這與我的第一手經驗矛盾,所以不可能為真。我相信意識是一種超越目前已知物理化學的存在

我也覺得我的意識存在於我的身體上也是一個很特別的現象,例如我生下來為什麼就是我,為什麼我的意識不在其他的人類上?還有為什麼我身體裡的原子經過四十年早已全部代謝成一批全新的原子,物理上我已經是個全新的人,但我的意識仍然是我的意識,我還是同一個我

有沒有神

我認為有沒有神這個問題可以改成:「創造出世界的力量本身,有沒有意識?」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因為意識是宇宙之中很特別的存在,我相信意識是超越物理化學的存在,因此創造出世界之力也可能有意識

我對這個問題,採取半相信的態度

人有自由意識嗎?

前面說了沒有意識的「假人類」也可以表現出一切人類的行為,這是不是表示意識沒有作用,所謂意識可能只是一個在觀看「人生」這部電影的人,並沒有能力影響電影的劇情,所有人生這部電影的內容都是不可控制的,但是意識卻有一種錯覺,覺得自己可以控制這部電影

我自己認為意識是有控制能力的,我自己感覺這種控制的感覺並不是錯覺,但我也有可能錯就是了

人工智慧會有一天有意識嗎?

很多科幻電影小說都有這種情節,有一天機器人和人一樣擁有意識而且能感到快樂痛苦,因此我們的道德和同情心就適用於他們,有意識的機器人也應該擁有人權

我當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我猜這是有可能的,人類也只不過是用 DNA 和蛋白質複製產生的一種機器。人類能擁有意識,用矽和金屬產生的另一種機器,搞不好也能用某種方式擁有意識

關於這個題目我完全是外行人,我當然不是研究神經科學的,只是把平常亂想的一些事情寫一寫,當作自己的一個發洩,大家一樣不要對我寫的東西認真

其中一些想法是從書中讀來的,例如《21世紀的21堂課》,大推這本書

最後來感謝神 (或感謝宇宙或其他你相信的任何力量),讓我們有意識,讓我們得以存在而體驗這一切,不論時間多長,不論死亡後我們會去那裡,就算只能這樣存在一次,這樣的機會也是非常美好的

電影 Terminator 裡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


在軟體公司任職到一個階段的工程師多半都會面臨這個選擇,要做一個 Tech Lead 還是做一個 People Manager,不知道有多少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我覺得我也沒有什麼厲害的答案,不過我可以說說我的想法

我把 Tech Lead 比做士官長,People Manager 比做排長,這對當過兵的人來說應該不言可喻了,但很多人沒當兵我還是解釋一下,排長需要管理整個排的大小事,什麼時候吃喝、拉屎、睡覺都要排長來操心,相較起來士官長是個涼差,通常只管專業技術,幫忙指導解決問題

經理的工作是管理團隊,會有和下屬之間的匯報關係,Tech Lead 在很多公司其實就是一般 Engineer,其實並沒有正式的職級叫 Tech Lead,也沒有人真正匯報給 Tech Lead,其實就只是級別比較高的工程師

我的視角

我的工作背景是美國的軟體公司,我在博士畢業後 (加州理工學院) 加入 Facebook 成為軟體工程師,之後做了 Tech lead 然後做了工程經理,也在 Instagram 管理過團隊,後來我離開 Facebook 去了一間小公司 (年收入約 $150M、員工人數約 150 人) 做了技術長後來做到總裁管理整家公司,目前本人從事自由業

我的視角未必適用於你的公司和你的產業

例子

我接下來用我認識的兩個人當作例子,不過為了避免讓當事人困擾就不說他們的名字只用代號。

士官長 A

士官長 A 一直是我工作生涯的偶像,他在 90 年左右 Stanford CS Phd 畢業之後,經歷過 Sun Microsystem、Google、Facebook 、vmware 等等大規模的 IPO,這些都是普通人只要中了其中一個 IPO 就能退休的,所以他也非常有錢,累積資產這麼多年後,他的投資也很有一套,我也從他身上學到不少投資的妙招

令人敬佩的是六十歲的他現在還非常活躍,現在還在某一線大廠擔任 Principal Engineer,還在寫程式。他短暫做過管理但大部分時間他都是一個工程師和 tech lead,我覺得他一直在做很好玩的工作,而且充滿樂趣,一直到現在對技術還是非常熱情

士官長 A 寫的程式乾淨漂亮,邏輯非常清晰,讀他的程式是一種享受,另外他做過各類世界一流的系統,所以他的經驗和見解也是一流,從他身上我學到非常多東西

士官長 A 說過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他說一個 coder 的能力在 35–40 歲 (late thirties) 會達到巔峰,在智力下降和經驗上升的過程中,35–40 歲是個人程式能力的頂峰

因此很多人都會擔心是不是無法一輩子做技術,畢竟自己的戰力會繼續衰退,看著剛畢業的年輕人飛快的寫程式速度,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會被取代。但是就我的觀察,總是有些老士官長還是存在以一擋百的戰力

我也問過他一樣的關於 tech lead 還是經理的問題,他說 tech lead 好處就是不用做那些 performance review 一類的管理行政的鳥事,而且可以更靠近技術,所以他選擇繼續做工程師

營長 B

再來介紹第二位成功人士,營長 B 是我很好的朋友,他也是一個名校 CS Phd,畢業後在 Facebook 做了工程師,再做經理一路升官,現在管一個大約四五百人的團隊

做為一個單兵,我認為 B 的戰力不是特別的強,他自己也會很謙遜的承認這一點,但是 B 做人非常成功,是一個大家都非常喜歡的陽光男孩,待人真誠,很能贏得高層長官的信任,他的下屬和同事也都非常喜歡他,我覺得他是一個很講義氣的真性情的人

我預測營長 B 最後應該會繼續升上旅長,他非常適合在大公司生存

不過做為一個管理職,有很多事情是不可控制的,你負責的業務可能因為公司的戰略改變而邊緣化,這時候如果你是一個工程師你可以換組,不過你當你自己就是船長,你不能棄船而逃,你的命運跟船是在一起的

當然相對的,你的業務有可能變得很重要,公司決定大量投資在你的團隊上,不過這個時候上面也有可能決定拆分你的團隊,找幾個經理分走你的業務,取決於上面長官對你的信任,還有常常取決於上面長官跟更上面長官之間的角力

總之一個管理人員在職場上的際遇受到很多不能控制的外部因素影響

我自己覺得做大公司的管理其實是蠻苦的,不只是自己做好自己就行了,除了要應付很多不可控的因素,還要討好上面一堆長官才行

我目測士官長 A 和營長 B 應該是賺差不多的錢,我猜都是 $2M / yr 上下,當然這兩個人都是一流的人才,都有一流的市場價值,所以要賺大錢不一定要做管理職,一流的技術人才也同樣可以拿很多錢

兩條路只要做得好都是可以賺大錢的

流動性

工程師的好處就是流動性很強,想去那間當紅公司直接去面試就行了,好公司不可能不要工程師的,資深工程師不嫌多,多招幾個人進來都是有戰力的

管理人員尤其是高管流動性很差,一定要對方公司有一個高管缺才能填你進去,若是招了另一個高管填上了缺,就不能再招你了,你再強也沒有用

所以最終一個 Tech Lead 可以像浪人一樣到處參與 IPO (好比士官長 A),一個管理人比較像武士常常都是待在一家公司爬梯子爬好幾年,在同一個地方累積勢力和人脈,跳槽相對因難

開心程度

我覺得這完全因人而異

有人覺得要在 deadline 之前寫程式很苦,有人覺得寫 performance review 參加 calibration meeting 很苦,有人覺得要一直追趕新技術跟年輕人比拚程式很苦,有人覺得辦公室政治很苦,看長官臉色很苦

有人覺得鑽研新技術很快樂,有人覺得帶團隊幫助手下成功很快樂,有人覺得把東西做出來給用戶很快樂,有人覺得參與高層制定策略很快樂

我覺得開不開心是最重要的因素,面臨這種選擇的時候,應該去選讓自己開心的事,其他的好處通常都會因為工作的樂趣而來

這篇主要的背景是大公司,因為大部分的人還是在大公司打工

以後有機會可以再聊聊大公司 vs 小公司的選擇

放一張 Halo 的士官長湊個圖片 (出處:https://halocenter.fandom.com/wiki/Master_Chief)


今天要聊一個我在投資的時候必定會分析的特性:網路效應。我可以說我現在幾乎不投資沒有網路效應的生意

網路效應是指當一個產品(或服務)的客戶增加,產品就會變得更有價值

網路效應不是規模經濟

注意這個跟「規模經濟」是不一樣的,規模經濟是指當銷量提升的時候,單位平均的成本會降低,通常是指固定成本很高,邊際成本很低的生意。例如我造了一座橋,過橋這個服務的成本可以看成是整座橋的成本除上過橋的人次,當使用這個橋的人越多,過一次橋平均的成本就越低

規模經濟是供給側的規模效應,供給量越大,單位成本越低;網路效應是需求側的規模效應,需求量越大,產品越好

社交網路:網路效應的典型例子

怎麼理解網路效應:我們可以把一個服務上所有的用戶畫成一個網路,每個用戶當作網路上一個節點 (node),每個節點會對其他聯結的節點貢獻一些價值,例如你在 Facebook 上滑動態消息,你對 Facebook 上的高中老同學就提供了價值,當他貼全家出遊照片的時候你會幫他點讚、回覆,對你而言,滑到老同學的照片,看到他們一家人,對你也有價值

社交網路像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iktok 這些產品的價值在於跟上面的其他用戶互動。一個沒有人的社交網路對用戶來說沒有價值,例如我以前去 Google+ (現在已經關了) 上面,都不知道要幹嘛,裡面就是個鬼城,只靠一些公開內容在撐著

社交網路上面每個節點之間貢獻的價值不同,像是以熟人為主的社交網路 (Facebook),或是以名人為主的社交網路 (Twitter),或是以陌生人內容為主的社交網路 (Tiktok),或是以認識陌生人為主的服務 (Tinder),當你把這些服務畫成一張網路,畫出每個節點 (node) 和他們的聯結 (edge),會發現熟人社交、網紅社交、陌生人社交的網路拓樸是很不一樣的

所以當我們說這個生意是有網路效應的,也不代表他們都一樣,像熟人的網路效應和陌生人內容的網路效應很不一樣,所以很多人把 Facebook 和 Tiktok 類比,但其實它們根本上是很不一樣的產品,不同的網路拓樸帶來的是不一樣的網路效應 (當然除了網路效應不一樣,兩個產品滿足的需求也不一樣)

電商的網路效應

除了社交網路,電商其實也有很強大網路效應,用戶買東西的時候產生的成交數目、評價、評論都會給其他用戶帶來有用的訊息,幫助其他用戶買到好的商品,這是用戶和用戶之間的網路效應

另外用戶多的時候,商戶東西會比較好賣,所以會對商戶提供價值。反過來說商戶多的時候,用戶能買到的商品種類變多,價格和品質也會在競爭之下變得更有吸引力。這種商戶和用戶之間的網路,可以畫成一張二分網路圖(bipartite graph),在社交網路裡面網紅和粉絲之間的網路也可以畫成類似的拓樸

其實電商的網路效應是非常強大的,很多人認為電商的成功主要是靠倉儲和運貨等等基礎建設帶來的規模經濟,但是人們會去 Amazon 買東西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選擇多還有評價很豐富真實,這些歸根究底都是商戶和用戶的雙邊網路效應還有用戶和用戶之間的網路效應

資料的網路效應

現在人工智慧這麼流行,聊什麼都得聊一下 AI 不然感覺自己沒有水準了

資料也會帶來網路效應,當你使用一個互聯網服務的時候,你的每個動作、每個點擊、甚至每個照片停留幾秒,都會被收集起來

成千上萬和你類似的人的動作都被收集起來,這些資料除了可以產生有用的圖表給工程師和產品經理做決策,還可以拿來訓練人工智慧模型,預測更準確的模型可以讓服務變得更好。你的資料不只幫助了你,透過訓練人工智慧模型,你的資料幫助了所有用戶

很難把這個網路拓樸關係畫出來,因為這些關係是在人工智慧模型裡決定的,所有的用戶產生的資料在人工智慧模型裡面用大家想不到的細微的方式產生了聯結,可能一個在西班牙的用戶某個影片多看了一秒,這筆資料影響了模型,導致另外一張照片被推薦給你

抖音的影片推薦、Facebook 的消息推薦、Amazon 的商品排序、Google 的搜索結果排序,這些產品都是因為有大量用戶貢獻的資料才能做出來,其中也包括你,因為你提供了你的資料使得人工智慧做得更好

房地產的網路效應

生活中其實很多東西都有網路效應,只是很少有人會指出來,例如房地產也是有網路效應的,附近住戶的素質(這可以指各種東西,不要戰)和經濟能力決定了附近的生活機能 (工作和消費的選擇),附近的生活機能又反過來吸引了某一類型的住戶,所以最後房地產才會有好區和壞區之分

我剛開始在美國看房子的時候常常覺得好區壞區分的莫明其妙,明明很近的地方,走兩步就好區,再走兩步哦哦哦這是壞區,不就在地球上同個地方,像 Palo Alto 和 East Palo Alto,這麼近的地方,房價竟天差地遠 (單位面積可以差到三倍)。其實這就是很典型的需求之間互相影響的網路效應

最強的護城河

為什麼我只投資有網路效應的生意?這是因為強大的網路效應是一條非常難以跨越的護城河,例如 Facebook 和微信的這類熟人社交有非常強大的網路效應,要從第二名去追趕他們、撼動他們的地位非常困難,再多的資源也很難辦到

當然網路效應也有強弱之分,像 Tinder 這類陌生人社交產品也有它的網路效應,但是用戶數量只要到一定的水準,網路效應就會飽和,也因此 Tinder 有無數個競爭對手 (像 Bumble),使用這類產品你會發現差異性非常的低 (比起 Facebook vs Google+ 的差異性),這是因為它雖然有網路效應,但是不那麼強

最後給各位讀者一個練習,想想那些公司 / 生意模式有網路效應的,也想一想自己在的產業 / 公司有沒有網路效應,可以寫在評論裡哦

最後放一張 Google+ 的圖,哀悼一下這個英年早逝的富二代社交網路


昨天寫了騰訊,今天就來寫一下阿里,這財報是 8/3 發的,已經一段時間了,我寫這個是慢了很多拍了(當然它那天一出我自己就馬上研究了,只是我現在才寫這文章 )

不過我的投資本來就不是頻繁交易,我不依賴即時的消息來殺進殺出,對我來說長期觀察理解一家公司的基本面,得以估測它未來的現金流才是重點,因此就算現在來寫兩週前的財報也不嫌晚

以下是財報投影片
http …


騰訊昨天發佈了2021 第二季財報

摘要一些重點

騰訊目前市值 4.3T 人民幣,股價 448 人民幣
第二季收入 138B 人民幣 (年增率 20%)
第二季毛利 62B 人民幣 (毛利率 45%、年增率 18%)
第二季每股盈利 4.4 人民幣 (年增率 28% )
第二季 non-Gaap 每股盈利 3.5 人民幣 (年增率 12%)

我的看法,假裝我不知道這間公司是騰訊,僅僅觀察這個報告,我會覺得這公司財務非常的健康,收入有 20% 的年增長,這個公司還有 45% 的毛利率,雖然比去年下降一些但這還是很夢幻的毛利率,另外市值也不高,市營率用第二季去外插只有 7.8 倍(4300 / 138 / 4 = 7.8),這對一間毛利率 45% 的公司,又有 20% 年增長的公司來說很不錯了

截自騰訊 2021 q2 財報

另外一提,騰訊有非常多的投資資產,例如騰訊有 5% 的 Tesla (市值 682B 美金),有 10% 的 Snap,還有 22% 的 Sea Group 等等,這些都是非常成功的投資,這些公司的收入並不會併表,所以實際上騰訊比財報上看到的更便宜。騰訊做為一個投資公司而言,它的投資能力很強,我認為這是因為它坐在資訊的樞鈕上,可能看到很多市場沒看到的東西,另外他也可以給他的子公司很多支援,例如幫拚多多導流量

這財報還有一個奇怪的地方就是 gaap 和 non-gaap 的每股盈利差非常多,財報裡面有特別說了 non-gaap 比較能真實反應經營狀況,但是也沒有細講這兩個東西這麼大的差別是差在那,這是我的一個疑問

騰訊還給了一些業務資料,印象中騰訊以往不會批露這個


最近有朋友跟我催稿了,說我很久沒寫文章了

去年十月我寫了《人生 reset 鈕》,給現在的人生訂了六個目標,其中的一個目標是「教學和寫作」

回頭看了這十個月來的進度,寫完那篇之後我只寫了三篇文章,《我的管理之道》、《靜坐的體會》、《投資初創企業問的問題》,這麼長的時間只寫了三篇,我給自己的寫作目標評分是完全不及格,我花在寫作上的時間非常少

不過這幾個月我在大學任教,當了全職的教授,這也算是完成「教學」這個目標,所以「教學和寫作」這目標可以說完成了一半

對我而言,寫文章的難處在於我對寫作有完美主義的執著,這是我在加州理工博士時期寫論文得到的訓練,每一句話我都會去思考它邏輯的正確性,還有論述的連貫性,導致我的寫作非常費力。另外我還覺得自己之前寫的幾篇文章都有一定的水準,不想亂寫對讀者沒有價值的東西 (例如本篇) 把品質降低

這種想法讓寫作的門檻變得很高,有了這樣的標準,再加上本人懶散的性格加上目前半退休的生活狀態,很難讓我自己好好坐下來寫作打磨出一篇好文章

每次想寫文章就跑去打電動 (在此推薦一下 PS5 上的 demon’s souls remake,超好玩),然後就忘記這事了

看了自己去年訂的目標,我決心要改變我的作法,我要注重數量大過質量,今天開始我要來亂寫,而且為自己而寫,先要求數量,再要求質量

量 > 質

這樣做的目的是要給自己訓練,定期強迫自己寫一些東西,各位讀者要不要看就隨便大家了,反正我是為自己寫的,純粹就是逼自己整理想法,把腦中的東西倒出來

本篇就是我重量不重質的第一篇 😆

推薦 PS5 Demon’s Souls Remake
(圖片出處 https://www.playstation.com/en-gb/games/demons-souls/)


今年給自己設定的目標是學會靜坐,我開始認真的靜坐,每天晚上睡前會做 10–20 分鐘的靜坐

我把靜坐、斷食、舉重看作健康的三大支柱

靜坐的方法

靜坐的方法其實很簡單,三言兩語就能說完,就是盤腿坐在地上,放鬆身體,專心觀察自己的呼吸,中間思緒會自然的不斷被腦中產生的想法拉走而分心,此時要發現自己正在分心,再把意識重新帶回到呼吸上,就這樣一直坐到時間到為止

呼吸本身並不重要,它只是一個拿來集中注意力的對象,不需要改變呼吸的方式,重點是控制自己的意識,放下正在思考的想法,把注意力轉移到呼吸上,這個覺察自己內心狀態,再控制自己的意識,就是靜坐的重點

意念回到呼吸之後,一個一個想法還是會繼續來訪,有時候意識還是會分心的跟著某個想法一陣子再回到呼吸上,但練習一陣子之後漸漸就能跟想法保持著距離,彷彿在遠處看著這些想法一個個路過自己的腦

意識的運作

我觀察自己的內心,我認為想法的生成並不是意識的一部分,而是一個不受意識控制的程序,這個程序像一個無窮迴圈不斷的查詢腦中的資料庫,然後把查到的結果呈現給意識做下一步的計算,這就像腦中有個不停出現的聲音一直餵給你新的想法,這些思緒常常是煩惱的來源

你就是你的意識,你的意識可以選擇要跟隨那個想法,因此你可以放下目前的想法把意識移到呼吸上,這是可以控制的

(接下來這段,我用電腦程序來比喻內心,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得更好,如果你沒有相關經驗可能會覺得看不懂,可以整段跳過沒關係)

我對內心的理解,我覺得意識就是一個單線程的主程序。而思緒的生成,則是由幾個多線程的程序,執行著無窮迴圈不斷的查詢腦中的關聯記憶,腦中的關聯記憶則是一個倒排索引的資料庫,是由過去經驗索引而成的

這些查詢記憶的線程並不由意識控制,它們會把查詢出來的思緒不斷推送給意識所在的主程序,意識感知到這些冒出的思緒,可以選擇「執行」這些思緖,在這些思緒上面不斷推理思考計算產出更多想法和情緒。意識也可以自己「中斷」當下的程序,就像是從一個函式中丟出例外,此時意識會放下正在執行的函式會回到系統程序裡,而靜坐就是訓練你反覆練習這個「中斷」的能力

靜坐的效用

練習控制注意力,可以讓人學會從更高的層級觀察自己內心的運作,並且能藉由這種觀察控制自己的意識,靜坐的技能會擴散到生活中的其他部分,練習靜坐一陣子之後我發現我比較少生氣、焦慮或是嫉妒,我認為這是靜坐的練習讓我的意識更能跳脫正在「執行」的情緒事件程序,回到系統程序裡,更客觀的面對自己的內心

專注於現在

我過去常常會有一種焦慮感,常想著接下來要做什麼,然後想快點去下個地方,做下一件事,靜坐也讓這種焦慮感漸漸消失,因為靜坐讓自己專注於呼吸,除了呼吸之外沒有任何更重要的事了,偶爾腦中會出現下一件事、下個地方,但是覺察了想法之後,意識就能再回到呼吸上,呼吸就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沒有別的事了,這種專注給自己一個安心的感覺

靜坐與睡眠

睡前的靜坐練習,也能讓睡眠品質更好,因為原本可能躺在床上時,會在腦中裡想東想西的各種思緒,在靜坐的過程中都一一被找出來而且被放下了,這有點像是大腦的一個關機過程,有些關不掉的程式被找出來強制關閉了

我經常會在半夜醒來,有時候很難再睡回去,但現在學會了靜坐,如果半夜醒了,就在床上靜坐再睡,有時候就算不睡也沒關係,就這樣靜坐也很好

生活中的各種瘋狂、看不順眼的、不認同的各種事情,如同一個個路過腦中的想法,在靜坐的練習裡,學會了放下他們,讓這些瘋狂從自己身邊路過,慢走不送

靜坐的好處和機制,很難用言語說明,就像意識中發生的種種,很難用語言描述,只有你自己去做,親身體會才能真正了解

放一張最近的健身房自拍照湊個圖片

Scott Chen

工程師 / 投資人 / 企業家。曾經營並賣掉一家六億美金的公司。Facebook / Instagram 前員工。加州理工學院電機和應用數學博士。住在矽谷和台灣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